南京退休党员姜春田:义务监督网吧 永不退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网吧协会 >> 南京网吧 >> 内容

南京四成网吧在赔钱 周末高峰期有三成空位置

时间:2014-2-27 10:08:25 点击:  【宽幅显示】

现在很多网吧客人比较少

在网吧经营不景气的大环境下,有的网吧转型经营,改善环境,客人也增加了 记者 李雨泽 摄

南京网吧浮沉录

有没有那么一段时间,有一个黑黑的房间人头攒动,排队的人络绎不绝。

回首,那年,那夜,那人,你已有多久没去过网吧。

1997年,中国只有62万网民,2014年,中国网民数量达到6.18亿。

然而,在手机的攻城掠地下,网络向上,网吧却在向下。

网吧的兴起时期

(上个世纪90年代~2001)

网吧的黄金时期

(2002~2004)

网吧的平稳时期

(2005~2008)

网吧的没落时期

(2009~?)

  前不久,南京市民文先生发布转让信息,为自己的网吧找下家。他说,手头其他生意太忙,网吧收入也不如以前。在一些同城交易网站上,类似的转让信息相当普遍。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不少经营者们感叹这一行越来越难做。有业内人士称,如果放在十一二年前,网吧绝对不愁没人要。当然,主人也不一定舍得转,因为那时谁有网吧谁就有钱赚。可是眼下,网吧的美好时代一去不复返。南京连锁网吧增值服务中心相关人士介绍,南京现有的750多家网吧中,40%的网吧在赔钱,盈利的也就只占20%,网吧亟需重新规划。
  
   现状堪忧
  
  周末高峰期,还有三成空位置

  
  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在南京仙林大学城附近的一家网吧看到,偌大的房间里,上座率大概在两成左右。
  
  同样位于仙林大学城的另一家网吧老板文先生说,2005年网吧刚开业时,因为紧靠高校,客源丰富,周一到周四,上座率能有80%,到了周末,来上网的学生排着队等机位,“除了我一家,旁边还有10家,家家都爆满。”可是慢慢地,他注意到来上网的人越来越少。到了去年,即便像周六周日这样的高峰期,也有30%的座位是空的。“现在学生都有电脑了,宿舍里也有网线,我们受冲击比较大。”于是,他选择把网吧转出去。
  
   70岁的陈淑(化名)和几个好朋友合伙,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经营着一家网吧。从1999年退休后,开只有五六台机器的电脑室开始,到现在,他们的网吧已有一百多台电脑。昨天中午,陈淑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十五年下来,她尝遍了辉煌和没落。
  
   “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不想闲着,想多挣一份退休金。”目前,陈淑每个月也能从网吧的利润中,获得三四千元的“分红”。她说,以前,她每个月能拿七八千元。并且,为了留住客人,他们每隔两年都要对网吧进行改造,“挣的大部分钱又投进去了,我们也不想再折腾了,就等着哪天不挣钱了就关门。”
  
  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王峰(化名)还记得,他第一次去网吧上网时,对着电脑坐了两个小时,就注册了一个QQ。2001年时他刚上大学,宿舍的同学中没人买电脑,大家上网都是去学校附近的网吧。他说,当年经常和舍友们通宵泡网吧,泡一夜网吧要花掉几天的饭钱,但当时在他看来,网吧里能接触到完全不一样的世界。
  
  王峰说,在他眼中,网吧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怀旧的场所。在这里,他第一次跟女网友聊天,第一次学会了打网络游戏。他说,自从毕业上班后,他已经好几年没去过网吧了。
  
  当然,也有些网民依然钟情于网吧里那种熟悉的热闹气氛。上班族小李是个网游爱好者,每逢周末,他喜欢吆喝上好哥们,一起到家门口的网吧联网打游戏。“打得兴奋时,喊上几句。队友不给力时,骂几句。从上中学开始就这样玩的,这种感觉在家里可找不到。”他说。
  
   网民:“网吧”已是过去式
  
  老板:房租等都涨,上网费却没变

  
  蒋先生在南京经营网吧已经有11年了。“去网吧上网在十年前是大众消费,现在已经是小众消费了。”他说,10年前,电脑普及率不高,网络也不够发达,年轻人上网一般都会去网吧。“很多年轻女孩子在网吧聊聊天、看看电影,就能打发几个小时,可现在连手机都能上网了,谁还来网吧呢?”他说,如今去网吧的主要有两种人:一种是外来打工者,另一种是喜欢玩网游的。
  
  蒋先生在南京有5家连锁网吧,如今这些网吧的经营状况,只能用“差强人意”来形容。
  
   “现在我们网吧里,上网每小时2.5元到3.5元,跟十年前差不多,可是房租、人工费用涨了多少倍啊!”蒋先生说,之前在南京主城区租一个500平米左右的场地一年10万,现在没有五六十万根本拿不下。2002年雇一个网管每月工资600到800元,现在一个月差不多3000块钱。
  
  他说,网吧前期投资很大,盈利却很缓慢,越来越多的人退出这个行业,也就不奇怪了。
  
   曾经辉煌
  
  一张网吧许可证炒到了27万

  
   2007年,文化部、工商总局等14部委联合颁布“网吧审批禁令”,这让一部分网吧老板感受到明显的利好。审批禁令发布后,一方面可以减少行业内竞争对手,另一方面,网吧老板手中的“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”成了“香饽饽”。南京一家资深网吧老板告诉记者,尽管当时网吧已经不那么火爆,但相比而言还是比较赚钱的行业,所以当时南京转让“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”炒到了最高27万。
  
   2013年11月,文化部和公安部、工信部、工商总局联合发布通知,依法开展单体网吧审批,这意味着实施6年多的“网吧审批禁令”废止。前不久,江苏省政府下发通知,省内网吧连锁企业的行政审批将被取消。
  
   “这几年网吧越来越不景气,挂出来转让的网吧很多。以前炒到十几二十万的证,现在一两万就能买到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尽管网吧市场已开禁,但网吧行业正走向没落,很难再有大量新网吧出现。
  
   南京最多时有1100多家网吧
  
  昨天,南京连锁网吧增值服务中心主任姜维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南京网吧从兴起到走下坡路也就十几年的时间。上世纪90年代,南京出现一些小规模的电脑室,那时也没有市场门槛。2000年前后,正规的网吧出现,办理证照也很简单,只需向工商和文化部门申请即可。2002年至2004年期间,是网吧最好的时间段。
  
   “那个时候,经常有人为了抢机器而打架。网吧也是暴利,十分挣钱。”他说,顶峰时,南京曾有1100多家网吧。从事IT工作的陈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印象中,2000年初,网吧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。有些地方还形成网吧一条街,并且家家生意好得不得了,几乎每天都爆满。
  
  姜维说,从现在南京还有750多家网吧。“750多家网吧中,40%的网吧在赔钱,40%刚刚保本,剩下的20%能盈利。”
  
   业内支招
  
  网吧应寻求转型“脱俗经营”

  
  网吧经营状况经历“过山车”式的变动,在很多大程度上,源于客源的变化。不少从业者认为,电脑普及、网络发达的年代,网吧不再是人人追捧的宠儿。即便在学生的扎堆的地方,也没了往年的盛况。
  
  面对这种状况,南京连锁网吧增值服务中心主任姜维认为,对于绝大部分网吧来说,重新规划,转变经营模式已成当务之急。因为网吧不再是唯一的上网渠道,顾客的消费观念在转变,上网从刚性需求转变为娱乐需求。这种情况下,经营者就得尝试开创主题网吧,要“脱俗经营”。比如,以游戏为主题,到这家网吧玩,经验值可以双倍增加。
  
  不少业内人士称,南京的踏浪网咖算是成功的例子。昨天,记者走进位于张府园附近的一家“踏浪网咖”。这里和印象中的网吧不一样:入口处,开着奶茶铺,再往里走,就是上百台电脑,来上网的客人可以随时点喝的。如果办卡充值,店方还会赠送奶茶、咖啡等。
  
  踏浪网咖一位负责人称,想靠网络盈利,已经相当困难了。他们只能增加盈利点,实行多种经营。
  
  越来越多的网吧在寻求转型,从提升网吧环境、提升服务水平等方向入手。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网吧从大众消费变成小众的娱乐消费,转型升级是否成功,关键还要看市场的接受度是多少。(张瑜 付瑞利) 

作者:张瑜 付瑞利 来源:现代快报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载入中...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
关于我们 | 入会 | 荣誉 | 协会章程 | 帮助说明 | 隐私声明 | 法律公告 | 网站导航 | 协会地图
  • 南京网协-网吧增值服务(www.njwx.cn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版权所有 南京市互联网上网服务业协会 www.njwx.cn
    南京网协网站服务器由南京电信友情支持 法律顾问:戴红军 律师 苏ICP备 05002260号

  • 网上报警